主页 > 优美散文 > 经典散文 > >渐近冬至

渐近冬至

2017-12-14 17:18  作者:三人水可可   经典散文

  渐近冬至,天愈加凉了。
 
  挽起水色窗帘,放午后的阳光入窗,握一把免费的温暖,心里温暖的像一杯刚泡开的茶氤氲开来。花盆里带刺的黄金伞也绿绿的染了阳光的金色,把隔夜的茶慢慢倒进去,它便精神的像松软云朵似的文字。
 
  透窗的光线斜射在邻桌的薄老师那儿,暧昧地刺疼了她的眼,便看见她白皙的手儿在眼睑上揉成了一朵花。我会意的又把窗帘拉上,那朵花又变成了一朵微笑。
 
  年华向老,我脸上渐渐雕刻上了岁月的纹理,心思也多得像头上滋生的白发。依然喜欢那些有质感的亮色,黑色的羽绒服在暖光里柔软,这是妻子用心挑选的羽绒服,色调靓丽,自觉还不是人生向晚的本色,颈领和袖口透着满满的喜欢。
 
  三十八年的语文教学,自己已经熟成了一块老姜,从不再拿教科书入教室,立在讲台上,也能口若悬河,纵横捭阖;喜欢那个叫桑儿女孩的文字,文字里散发着草木的芳香,奔六的路上,灵魂附在美上再作一次次青地修炼;朋友从远方寄茶给我,茶筒的中间是一幅林壑幽美的图案,却尤喜上面淡墨的行书“崂山”。
 
  周末回了趟村落里住的老院子,它冷清的像院落里的石头,夏秋遗落的荒芜被大门的一把锁看护了好久,去邻家借来卫生工具,着实地又让院落敞亮了许多。去年有人想买下它,始终觉着没有了它就没有了家,叶落归根时,根往哪里依附。百年之后,灵魂要捡拾遗落各处深深浅浅的脚印送回老家,有了老家就有了归宿,精神就有了寄托;其实我一直被老家牵着不曾走远,我的心一直牵挂着它。岁月静好,日子安稳,咫尺抑或天涯,愿我们各自安好。
 
  晚上,房间的暖气正热,不雅的躺在沙发上,持一本书翻阅,从书里爬出的一抹笑,清洌的像碗酒。
 
  眼睑招架不住醇洌的度数,等从梦里醒来,书已经落在地上,未喝的茶凉得没有了精气神。忽觉得肚子饿了,将一个苹果水洗,刀去皮,入口肚圆。
 
  忽觉得生活就这样简单,简单的就像一转身遇到了你,我给你打了一声招呼,你问了我一声安。
 
  窗外,阴沉沉的,怕不是要飘来了?

渐近冬至
/youmeisanwen/jingdiansanwen/1473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