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随笔 > 生活随笔 > >十月万物藏

十月万物藏

2017-12-14 17:10  作者:陌上桑   生活随笔

  似乎在十月的第一天,朔风一刮,冬天的门豁然就打开了。
 
  天气骤然变冷,棉衣是必须穿的。记得小时候,不知出于什么心理,总是忍着冻不穿棉衣,奶奶疾言厉色地训斥:“都过了十月一了,还不穿棉袄,想冻死啊?”听到“十月一”三个字,我知道冬天已经到了,浑身一哆嗦,乖乖地穿上了棉衣。
 
  初冬的天气虽冷,活儿还是要干的。秋庄稼全堆在院子里,该想法子储藏了。
 
  玉米带胞衣编成大辫子悬在房梁上,红辣椒穿成长长的一串挂在窗棂上。柿子一部分削皮后,穿成串挂在榆树枝上晒柿饼,一部分放在房顶上,铺着厚厚一层高粱秸,防止冻伤。花生从秧子上摘下来,洗去泥土,摊开晾晒着。芝麻是成捆成捆地竖在墙根儿,等晒干了,在地上铺上一个干净的床单,抱起芝麻捆头朝下那么轻轻一磕,只听哗啦啦一阵响,一粒粒白花花的小精灵在床单上蹦着、跳着、欢笑着。
 
  收获的喜悦爬上主人的眉梢,抓一把芝麻在嘴里嚼嚼,真香!
 
  红薯是农家的命根子,长长的冬天若是没有红薯的滋润该是多么索然无味。村里家家户户都种红薯,入冬后最大的工程是磨红薯粉、漏粉条和窖藏红薯。漏粉条耗时耗力,可一来能防止红薯储存过久坏掉,二来粉条是过冬必需的美食,包饺子、做包子、蒸肉、炖白菜,哪样也少不了它。磨粉、成型、晒干,几道工序下来,需要几天的时间,邻里互相帮忙,分工合作,一杆杆晶莹透亮的粉条抹去了人们的疲惫。
 
  冬天是闭藏的季节,一入冬,红薯需在窖里储藏。用绳子把红薯一篮一篮送下去,一人负责向篮子里装,一人在井口下绳子,一人在窖底接篮子,相互协作,场面甚是热闹。
 
  萝卜白菜要简单一些,就在地面附近挖一个大坑,把萝卜白菜整整齐齐码放在里面,上面盖上土封口,防止萝卜糠心、白菜腐烂。也有人把白菜帮和萝卜秧焯水,放进大瓷缸里,压上一块大青石制酸菜。酸菜是冬天不可或缺的调剂品,那酸爽的味道,过几天不吃上几口,心里就痒痒。
 
  农人用自己的方式把各种作物收拾得妥妥帖帖。等所有东西都收藏好,心才踏实。忙忙碌碌间,严冬来临,冷气又加重了一层,“一九二九不出手”,该歇歇了。一年的辛苦终于换来这难得的安闲时光,人们喝着红薯玉米粥,吃着萝卜白菜炖粉条,唠着嗑儿、哼着曲儿,温情驱赶了寒意,幸福就要溢出来了。

十月万物藏
/suibi/shenghuosuibi/14731.html